保險櫃中的飛鳥布

這裡是飛鳥布,
J禁同人相關放置處。
偏食山組與竹馬及末子,其他隨意。
--
[O.S.]
本命CP生日(8)+山之日(4)
[N.A.]
CP生日(8)+竹馬日(4)
[裏站密碼]
神風5碼+leader值段4碼+本命CP生日8碼

【J禁/OS】誰も知らない 6

※與實際團體毫無關聯。
※しやがれ的極惡P×大野AD設定。
※這裡是極惡P是松本P,所以不是AD和P的故事喔XD



  松本潤就這樣看著櫻井翔抱著頭一臉懊惱不發一語將近十分鐘。

  「……翔さん?你要震驚到什麼時候?」
  「……不…我要震驚到……不對,該說是我要思考……我要想想怎麼樣不喜歡O.S.……」櫻井翔彎曲的手指在自己的頭髮間揉捏著,他更低下頭,語帶痛苦:「我幹麻喜歡O.S.啊……」
  「喜歡就喜歡啊,幹嘛不喜歡?」
  「大野智和O.S.是同一個人!我喜歡O.S.可不代表我喜歡大野智!」櫻井翔激動地抬起頭來對松本潤說,看著對方不以為意的表情,他愣了愣之後恍然大悟:「這種事情我跟你講怎麼會有用啊,你是大野さん的同夥啊……」
  櫻井翔再度抱頭,像是在唸rap一樣地小聲道「糟糕、糟糕」,松本潤翹起一條腿用手撐著自己臉頰,「翔さん,你和大野さん的事情我不會干涉的。」
  「你騙人,你還讓他當AD接近我耶?」
  「我剛好缺人嘛,舉手之勞。」松本挑起一邊的濃眉,搖搖頭說道:「翔さん別冤枉我,要幫大野さん的話我可以好幾年前就幫啦?」
  「不會插手就好。所以你跟雅紀和NKさん都認識?」
  「啊…是畢業之後才認識的,NINO和雅紀跟大野さん是小時候一起長大的鄰居。」
  「哦?」櫻井看著每個人與大野親暱的程度,的確是可以判斷出感情非常好,他整個人往後躺進沙發裡,兩手靠在扶手上,「所以大野さん他──」

  「翔君那麼想知道我的事情,為什麼不直接問我就好了?」

  從耳旁突然灑落的磁性嗓音讓櫻井翔嚇了一跳,整個人差點就彈了起來,他回過頭看著大野AD微笑的表情,一臉不悅:「我沒有想知道你的事情。」
  「又變得不坦率了。」大野嘆氣。

  自以為是。
  櫻井腦袋閃過這句話,嘖了一聲拿起桌上的熱咖啡,翹起腿來。他看著大野走到松本面前說:「製作人,導播想要請你過去一趟。」
  「哦好,那翔さ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。」
  櫻井翔點頭應允,將杯子放到桌上的同時他看見大野沒有離開,反而在他右側的沙發上坐下,櫻井內心又燒起三把火。
  「大野さん,你為什麼還在這裡?」
  「怕翔君寂寞。」
  「請你不要藉機偷懶,我會叫松潤開除你的。」
  見大野愣了一下,櫻井內心有股小小的快意──總算是堵住你的嘴了吧。
  「翔君…真是聰明啊。」
  「耶?什麼?」
  「只要松潤開除我,我就可以一整天待在翔君的公司了。翔君打的是這種算盤啊……真是聰明呢。」
  面對大野智那根本就是假誇獎真調侃的言論,他氣得差點就把桌上的咖啡杯往對方的臉上砸,但想想要是砸了他的雜誌也就完了(臉可是模特兒的生命),所以他非常理性地壓住自己的手以防自己不小心失手。

  「不問嗎?」
  櫻井頓了頓,大野看著他的眼神很清澈,他不自覺地別過眼。
  他當然知道大野的意涵是什麼,他對大野智的確是有很多想問的。為什麼要接近自己、為什麼要花了十年的時間、為什麼要為了他成為男模?

  為什麼──要喜歡欺騙過他的自己?

  面對不開口的櫻井翔,大野智自然知道那是櫻井翔的倔強,以前總是游刃有餘地應付每件事情,但現在生命中硬生生闖進了O.S.(大野智)這個未知數,他們一攻一防的情況下,櫻井翔不願意隨便開口,似乎只要深入交談下去,他就會失去更多。
  大野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,那抹笑容參雜著許多微妙的情緒,「那我可以問翔君問題嗎?」
  櫻井把視線再度與大野對上,他沒有回答可不可以,大野逕自認為默許,問:「翔君當初為什麼想加入攝影社呢?」
  大野智不得不承認這是他十年來怎麼想都想不通的,他曾經暗自覺得也許櫻井是因為對他愧疚才加入攝影社,但松本表示在社團期間,櫻井完全沒有問過關於大野智的事情,所以櫻井翔根本不是因為大野智而加入攝影社的。
  「我是為了O.S.。」櫻井翔吞了一口口水,一臉不情願地看著大野智,「你第一次上雜誌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你,你的臉……不知道為什麼讓我很想拍你,但那時候自己什麼都不懂,所以就加入攝影社了。」

  大野智不知道為什麼心情有一點複雜,原來是為了O.S.而不是大野智啊。

  「這回答可以嗎?大野さん?」
  「嗯。」他笑著,笑得跟以往一樣從容,「結果翔君還是為了我嘛。」
  「那不一樣!」櫻井翔放在腿上的手握緊成拳,他的神情十分認真,「O.S.和你……對我來說是不一樣的。」

  他們兩個人互相凝視彼此,大野智一句話都沒有多說,嘴角的笑容更添深了點。

  櫻井翔知道自己說謊了。
  那一天他欺騙大野智說自己已經看了照片,實際上根本連看都沒看,但他順水推舟用「可以再幫我拍一次照片嗎」的理由來勾引沒有心機的對方,直到隔天他打開信箱才發現大野寄來的照片。櫻井翔一張一張打開來瀏覽,粉色的櫻花和澄澈的藍天融合成美麗的景色,而在畫面中的角色就是闔眼休憩的他。
  那一天他看著這些照片,看著看著忽然覺得照片變得模糊,他才發現原來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下了眼淚。

  ──那個人原來是這麼認真看著他的。

  不管是大野智還是O.S.,在他的心裡都有一個自己的位置。
  對他來說,不管是大野還是O.S.都像是他追求的幻影。在這十年間他不知道大野去了哪裡,無從找起;但是O.S.卻一直固定會出現在雜誌上,即使沒有交談過,他卻有和O.S.比較相近的錯覺。
  所以他漸漸地喜歡上O.S.,很喜歡、很著迷,他等待著O.S.自己來拜訪他的那一天。
  壓不住的惡趣味就在與O.S.合作的那一天萌芽,同時也在這次他踏入了大野智精心策劃的第一局戰役。

  大野智和O.S.都出現在櫻井翔的面前了。
  但是一時之間要他接受O.S.和大野智是同一人,他沒有辦法。


  歛下眼眸,他再度抬頭看著大野:「好,我有問題想問你了。」
  「嗯?」
  「…你現在還拍照嗎?」
  「有。」大野微微偏頭一笑:「我不會放棄攝影的。」
  聽聞大野這麼說,櫻井的心中彷彿放下一個石頭。其實他以前很害怕大野被他一騙之後就對拍照不感興趣,還有在拍照就好。

  「不過我已經不拍人了。」
  大野智眼裡突然出現的寂寥他沒有漏看。

  「因為我唯一拍過的人騙了我。」

  眼前大野智雖然在笑,但看過那麼多模特兒的櫻井翔絕對知道大野智不是真正地在笑,眼神中透露的寂寞讓櫻井翔內心揚起一股深深的罪惡感。
  原本想打算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,眼前的大野智忽然嘴角一軟,笑了出來。
  「你以為我會這樣說嗎?」大野走近櫻井,微微歪了頭輕笑:「剛剛翔君是不是覺得有點對不起我了?」

  櫻井翔的呼吸彷彿被錯愕掐住。

  好樣的,大野智竟然讓他這麼輕易就被大野智奪去判斷是非的能力。他早該想到現在的大野智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單純無害的大野智,現在的大野為了贏得現在的戰役,肯定會不擇手段。

  (就跟他一樣,從以前就不想對任何人認真的心態。)

  櫻井翔十分勉強地揚起嘲諷的笑容,「大野さん,你在說什麼?我可以為了過去欺騙你而道歉,但是不代表現在我就得對你妥協。」

  這些話就像是銳利的銀針一樣,刺進去完全不帶痕跡,但卻痛得椎心刺骨。
  大野智回應給櫻井翔的,也只有他身為模特兒的那抹專業笑容。


  櫻井翔回到自己的辦公室,桌上放著最新一期的山嵐雜誌,他盯著封面的大野智,他對鏡頭伸出手,笑得猶如溫柔戀人,那時候他拍下這張照片的時候就覺得一定要拿來當封面,因為那抹笑容真的是太溫暖、太安心了。

  他胡亂抬起手臂抹掉眼角多餘的液體,眼周被他擦得紅紅的。

  (他怎麼可以輸。)


--

嗯最近後記都詞窮(爆

评论(13)
热度(99)

© 保險櫃中的飛鳥布 / Powered by LOFTER